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负债压顶,苏宁易购“表面风光”下的困局

文/金不换

苏宁掌舵人张近东的独子张康阳,是与“北思聪”齐名的“南康阳”。

二人的确很多相似之处,同为海归、年龄相仿、都是顶级富豪的独子、都在“祖传”家业以外的文体领域扛着一方把子。

不一样的是,老张家可能比老王家更”惯”孩子。

01

就在本月,张康阳的电竞事业迎来高潮,虽然苏宁旗下SN战队在全球总决赛中憾负于对手,可还是创下拿下总亚军的佳绩。

几乎就在同一时刻,老张的苏宁被爆净负债率爆表,企业被机构列入观察名单。

相比老王执着的降杠杆去负债,没能及时挽救王思聪的熊猫娱乐,老张还是贯彻了“再穷也不能穷孩子”的传统,即便苏宁不断举债,也绝不耽误张康阳在文娱领域挥斥方遒。

“铁打的文体,流水的钞票”,文体项目耗资巨大,却变现不易。

但是有钱任性的张康阳的烧钱不止局限与电子竞技领域,在足球领域,向国米俱乐部狂砸50亿,愣是用钱把这个意甲老牌劲旅拉出了“泥潭”。

而与张康阳的不差钱形成强烈反差的,却是作为线下零售当之无愧的龙头,苏宁易购的主营业务连亏七年债务新高,老张的“苏宁系”整体承压。

张康阳风景独好的文体事业,还是没能遮盖住苏宁的尴尬。

02

这年头“全民”去杠杆,但总归有逆流而上的“勇者”们,苏宁是其中的一员。

据Wind数据显示,至2020年6月30日,苏宁集团带息债务总额达到1537.88亿元,比去年末又增加了10.20%,净负债率则上升9.36%,一举突破100%。

如果说有什么是比大额负债更令人头疼的事,那就是临近大额负债还款日但钱不够还。 

苏宁集团短期借款500.87亿元,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609亿元,但兜里现有的货币资金仅为445.93亿元,短期内的偿债压力不言而喻。

现金不够,盈利来凑。苏宁既然有勇气放任债务高企,自然该是有相应的偿还能力吧?

可纵观苏宁的业绩,事实上并不乐观。

整个苏宁集团业态繁多,旗下有零售、物流、金融、地产、物业、酒店等多种业态。

虽然家大业大的苏宁业务覆盖面如此广泛,但属于商品零售板块的苏宁易购,占据苏宁集团总营收的超过九成比例。

苏宁集团的盈利能力也随着苏宁易购的业绩走势一起摇摆。

今年上半年,苏宁易购营收1182.43亿元,同比下降12.78%,归母净利润亏损1.61亿元,同比大降107.51%,自上市以来首次亏损。

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2020年上半年,苏宁集团共营收1232.43亿元,同比下滑11.34%,但营业利润只有惨淡的1.81亿元,同比大幅降低91.70%,而利润总额亏损0.07亿元,同比骤降了100.25%。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苏宁半壁江山力苏宁易购早就是“表面风光”。

从近几年财报来看,苏宁易购的销售额突飞猛进,2017年以来其净利润出现暴涨,连续多年净利润达到百亿级别。

但净利润实际上与主营业务并无多大关联,苏宁易购赚钱最娴熟的招数是“卖”。

从2017年起,苏宁易购几次减持阿里股票直至清仓,分别赚取净利润32.85亿元、110.12亿元。

开源还要节流,到了2019年,把苏宁小店、苏宁金服等亏损板块踢出合并报表范围,

靠着出售所持有股票、旗下资产,辅以高超的财务技巧,苏宁易购在报表上顽强的续写了几年的辉煌。

实际上,自2014年以来。苏宁易购就已经陷入了主业亏损的窘迫,规模越来越大,但剔除了出售资产股票等投资收益后,亏损却越来越大。

2019年,连续出手收购家乐福中国和万达百货后,苏宁易购风头一时无两,但扣除主营业务以外的收入后,亏损刷新历史新高度,达到57.11亿元。

负债高企,业绩走低,资本市场迅速以行动表明担忧。

苏宁集团作为少数几个“AAA”评级的公司被列入了“评级观察名单”,而苏宁易购在二级市场一蹶不振,当年与阿里巴巴交叉持股让苏宁易购获利上百亿,而阿里对苏宁易购的持股却浮亏百亿。

老金反正是茅塞顿开,原来苏宁轰轰烈烈的转型,指的是从零售企业转变为投资公司

03

主业不振的背后,是有着“大跃进”式扩张传统的苏宁,太过急于求成。

早年间苏宁的家电在线下与国美拼杀,用大量开店的方式玩命做大规模,抢占市场。

而如今,苏宁系顶层设计的智慧零售布局,是一种试图全场景、全品类、全客群覆盖的宏伟规划,但走的还是自营重资产,玩命扩规模的老路。

比如被寄予厚望,“承线上启线下”智慧零售重要一环苏宁小店,2017年时小店数量仅有23家,到2019年上半年苏宁小店被剥离出上市公司时,苏宁小店自营店面合计5368家,

根据苏宁易购半年报,仅在2019的半年时间里,苏宁小店就能亏损掉22.13亿元。

苏宁的智慧零售布局,看似样样有,却做不到几样优。

电商业务与前浪京东的差距愈发明显,后浪拼多多更是来势汹汹。

而赖以为立身之本的家电业务,更是遭线上平台的强势冲击,在不少家电行业报告中,京东已经是与苏宁交替坐家电零售的龙头地位。

在线下,老对手国美也是小动作不断,先入驻京东开设官方旗舰店,后向拼多多发行2亿美元可转债,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关系。

嗅到一丝不安的苏宁为求自保,结盟狙击劲敌们,苏宁与天猫联手打造了“双百亿补贴”联盟,在聚划算“百亿补贴”的基础上追加100亿元,。

这本质与当年的线下价格大战如出一辙,只不过各自拉帮结派线上线下战火烧成一团。

但比较令人担忧的是,多年主营业务盈利净亏损的苏宁,只能以买卖资产赚的钱,去打永无停息的价格战。

都说企业如果不去求新求变,迟早被市场淘汰。

但是这些年,苏宁走到了另一个极端,一味的求新求变,从传统家电零售老大,转变成头部电商的追赶者,从线下到线上转型再到狂砸重资产业多元化。

最终乱花渐欲迷人眼,变来变去无法聚焦核心的主业。

老张曾说过:

零售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。

但走上了靠“买卖资产赚钱”再“以烧钱换发展”之路的苏宁,是否真的在想着持久的跑下去,是否真能坚持的跑下去,这有点耐人寻味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子木聊房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et36最新体育备用_bet36官网备用网址 » 负债压顶,苏宁易购“表面风光”下的困局